“牛散”33亿操纵证券市场巨亏434亿被罚300万

朱康军利用74个账户操纵“神开股份” 第三度收到证监会处罚书“牛散”33亿操纵证券市场巨亏4.34亿被罚300万

本周四,证监会公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揭露了一名“牛散”操纵市场的行为:朱康军利用74个证券账户操纵“神开股份”,买入股票达33.78亿元,账户组持股比例最高达到24.45%,其利用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股价,还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最终累计亏损4.34亿元;再次被罚300万元。

市场注意到,这并非朱康军首次收到证监会处罚书。因操纵市场,此前他曾三度收到证监会的罚单,其中一次还是5.3亿的巨额罚单。

这段时期,公司股价跌幅超20%。

据悉,中国共有17个省(市)、16家国有企业和12个国家卫健委直属单位承担对口支援西藏任务,还有86家三级医院对口帮扶西藏74县85家医疗机构,“1+7”医院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也正在开展。

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期间,朱康军控制使用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神开股份”,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74个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影响“神开股份”交易价格、交易量。

朱康军控制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神开股份”,较为典型的交易日有2016年10月14日、11月10日、11月16日、12月9日、12月16日、2017年1月20日、1月26日、3月9日等,主要手法为:账户组在盘中某一时段,分多笔以高价连续申报买入“神开股份”,拉抬“神开股份”股价,且申报量明显放大,交易异常性突出。账户组大部分买入发生在当日下午,账户组分20笔申报大量买入股票,一半以涨停价申报买入。期间“神开股份”股价因此有所上涨。

利用74个账户操纵市场

连续拉抬“神开股份”

资料还显示,2018年7月2日,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中,朱康军在列。

查看“神开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2016年年底,上述被操纵账户“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鲁证汇泉万泰利群资产管理计划”已新买423万成为该股第九大流通股东。

2018年4月18日,朱康军又收到了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一次,是因为内幕交易超华科技。非但没有收益,反而还亏损了292.5万元,朱康军仍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罚款。

格桑玉珍表示,要让贫困民众“有地方看病、有医生看病、有医保制度保障看病”。西藏卫健委深入开展健康扶贫“三个一批(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慢病签约服务管理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和三年攻坚行动,全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人口从2016年的63394人下降到目前的7005人。

第三次是豪赌退市股。朱康军因工作业务关系与博元投资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某认识,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朱康军与李某某电话通讯联络频繁并有见面接触,从2014年11月28日至12月23日(股票停牌日)期间,朱康军使用15个证券账户累计买入博元投资股票3706万股,成交金额达3.24亿元。博元投资自2015年3月31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截至2015年5月14日,朱康军所持博元投资股票仅剩100股。在内幕交易案中,朱康军依靠内幕信息进行交易,合计亏损了1.09亿元。广东证监局认为,在买入博元投资的过程中,朱康军持股比例一度超过5%的举牌红线却未披露;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朱康军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涉案证券账户交易博元投资股票的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和公开过程吻合,敏感期内买入博元投资股票成交量明显放大,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对此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广东证监局决定:对朱康军超比例持股未披露的违法行为处以警告,对朱康军内幕交易行为处以罚款,合计罚款90万元。文/本报记者刘慎良

截至目前,西藏初步形成婚前、孕前、孕期、产后、儿童五个时期“一条龙”的服务链。格桑玉珍说,西藏全区七市(地)均有妇幼保健院,县(区)设有妇幼保健科(院、站),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村(居)卫生室,均能开展妇幼保健基本服务。(完)

以账户组2016年10月14日的交易为例,当日账户组申报买入“神开股份”507.54万股,成交420.25万股,买入申报量和买入成交量均市场排名第一。账户组大部分买入发生在当日下午,即13:07:34至13:18:47,账户组分20笔申报买入391.33万股,申报买入金额6436.94万元,其中以涨停价16.52元申报买入10笔共计317.33万股。上述20笔买入申报成交304万股,成交金额5008.76万元。期间“神开股份”股价由16.03元升至16.52元,涨幅3.06%。

在上述126个交易日中,账户组买入申报与卖出申报之间成交量占当日该股市场竞价成交量的比例(以下简称“自成交占比”)超过10%的有24个交易日,占总交易日的19.05%;自成交占比超过20%的有4个交易日,占总交易日的3.17%。2017年1月26日,账户组自成交占比达到最高的31.66%。

这是朱康军第四次被罚

2017年4月28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了朱康军实际控制42人的49个证券账户,利用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交易铁岭新城、中兴商业两只股票,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2013年1月4日至2014年5月26日,332个交易日,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通过交易“中兴商业”获利8802万元。2013年9月9日至12月26日,72个交易日,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通过交易“铁岭新城”获利1.798亿元。证监会决定,没收朱康军违法所得的2.68亿元,并处以相同数额的罚款。

“抓稳未病先防。”格桑玉珍介绍,西藏建立了82个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重点加强对传染病和地方病的普查防治工作,对11种传染病的预防实施了计划免疫,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率和死亡率从1978年的3864.12/10万和6.65/10万,下降到2019年的378.53/10万和0.93/10万。

朱康军控制使用“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鲁证汇泉万泰利群资产管理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民生天雷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民生天雷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信托晨辉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信盈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盈时君隆1号资产管理计划”及“蔡某领”等共计74个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

这并非朱康军首次收到证监会的处罚书。此前,他曾至少三度操纵市场,2016年亏1亿被罚90万;2017年被罚没超5.3亿;2018年被罚60万。

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交易“神开股份”累计亏损4.34亿元。

证据显示,账户组交易决策由朱康军完成,其他人根据朱康军指示进行资金划转。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朱康军控制账户组,以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神开股份”1.96亿股,买入金额33.78亿元。又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卖出“神开股份”1.77亿股,卖出金额27.51亿元。

周四,证监会公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揭露了这名“牛散”操纵市场的行为。经查明,朱康军存在以下违法事实: